文学艺术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文化生活 > 文学艺术
杨靖军作品——《不求人》
发布时间:2020-09-14     作者:杨靖军  来源:动力车间  浏览数:212   分享到:
“老连长,你怎么把孩子安排在企业了?”“当时,一是公务员工资低,二是这企业也不错,三是我也不用求人。”这是几年前父亲的战友来渭南看望他时,被我听到的一段对话。其实我最理解父亲“不求人”的含义了。在我们那个小县城,凡是和我家熟悉的都知道我家的两个孩子学习好。其实我学习一般,是沾了姐姐的光。姐姐上了大学,而我后来上技校,和姐姐同年工作。第六幅 家的变迁 县城的古城楼  作者:杨靖军 地址:陕西省渭南市高新区渭河花园12-112 电话 15291303782.jpg父亲感到最骄傲的事情就是:两个孩子的工作他“没有看过人的脸。”虽说以父亲当时在县上的工作关系,安排我们也根本不是问题,但父亲考虑的是:不是问题,背后的问题。其实,父亲一直以来不太计较这些事情,县上为军队转业干部修了一栋军转家属楼,我们家没有分上,父亲也没有去找,我们一家人就住在县城的旧城楼上;县上给划分宅基地,好多人去找都划分了,父亲没有去找,我们家依旧住在县城的旧城楼上。直到我工作多年以后,全家积蓄凑在一起才在县城南边买了一个二手小院子,父亲把院子重新整修了一下,给我结婚准备了新房。一切看似平常的事情,在我当时看来是不平常的。因为在军转楼的分配上,宅基地的划分上,好多人无论在职务上,还是在资历上都不如父亲,但是他们都得到了分配,至于我们为什么没有得到分配,我一直没有问过父亲。我当时给了自己一个答案:可能是父亲不愿意求人。我想:父亲真窝囊。父亲因为没有委屈自己,当然就会委屈家人,旧城楼住人还行,就是吃水不方便,要到邻近的单位院子接水,有时甚至要到父亲的单位去挑水。上中学的我早早承担起了挑水的任务,我个头不高,不能像一些大个子潇洒地把扁担放在肩上,我还得用手拉着吊钩。刚开始挑水上楼梯时不得要领,水总是洒很多,后来挑得多了熟练了,就撒得少了。但是在单位父亲是个“红人”,记得当年县上有个水库因为渔船超载翻船,县上抽人抢险救灾,有父亲的名字;严打刑事犯罪抽人、有父亲的名字;大年三十,父亲被派往省城处理紧急事务;当然还有许多这样的事,当我看到家里父亲厚厚的奖状、荣誉证时又在想:父亲真能行!随着父亲的工作的变化,他的单位也有了小车,但作为“一把手”的他,我只是偶尔见过单位的车在家门口停过,不像当时的有些人,把公家的车当成私人的了。还记得我上技校的时候,父亲给我在一封信中所写:无论干什么事一定要把业务、技术学好。随着我的成长,我渐渐理解父亲“不是问题,背后的问题”以及教诲我“一定要把业务技术学好”的含义。那可能还是“不求人”的缘故吧。父亲在县上“干事”,没有为一个亲朋好友安排过工作,以至于我总能听到亲戚说父亲“不给人办事”。细想,“求人”的过程一是给自己造成负担,二是给被求的人同样造成负担,三是在这个过程你来我往的就会产生人情,产生了人情我们做事就会逐渐失去原则,腐败的土壤也就“润物无声”的滋长出腐败的苗。我不仅为父亲曾经是单位的“红人”点赞,更为父亲的不求人点赞。